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妈妈的偷情
妈妈的偷情
  我在单位开车,经常出差,今天从天津回来,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也没给给老妈打电话,心里觉得有点惭愧,老妈50多了,喜欢在家和姐们跳跳舞,聊聊天。爸爸喜欢旅游,整天不是草原就是新疆,前几天又去了西藏,好在老婆和老妈关系好,经常来照顾她,这几天岳母病了,老婆回了娘家。也不知道这几天老妈一个人怎么过的。

  家里没开灯,好象没人在家,可能老妈去广场跳广场还没回家吧,我没多想,老妈退休前是小学老师,身材不错,退休后还是很注意锻炼身体,经常去小区跳广场舞。轻轻打开门进屋,客厅里没人,灯没有开,换了拖鞋正想打开客厅灯,突然注意到妈妈卧室有灯光,应该是台灯,暗黄色的灯光,不注意看不到的。

  妈妈在家,睡了吧。我想。突然我有种异样的感觉,卧室的门没关紧隐约透出灯光。从卧室里传出一种熟悉而原始的声音,我的大脑有点缺氧,爸爸没去旅游?我想。不对啊,爸爸给我打电话时候是在青藏铁路上。

  蓦然间我的心狂跳起来,一种原始的刺激本能、震惊还掺杂着愤怒充斥着整个身心,我悄悄接近卧室门,向里面看去,朦胧的床灯里床上躺着两个一丝不挂的肉体,男女混杂的低声呻吟,充满原始的野性和刺激……我还没恢复清醒,我的阴茎却无耻的勃起了,一种无比刺激的原始兽性和欲望开始膨胀,我急切的想看得更清楚,窥视的快感充满了整个身心——我急切的想看清楚床上纠缠的两个体——我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腔——老妈那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虽然老马已经五十多岁了,奶子也有点下垂,因为妈妈皮肤有点黑,又经常锻炼,所以看不出很多的赘肉。此刻她侧躺在一个男人的胯下,左腿蜷着,右腿腿张开,大腿根部浓密的阴毛在灯光下很清晰,隐约可以看到那有点黑的阴唇……

  那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大约四十七八的年纪,躺在我妈旁边,勃然坚挺的肉棒,放在我妈的嘴里,一边欣赏着我妈舔着他的的龟头……老妈在男人胯下舔得很卖力,嘴里含着他的鸡巴来回的吞吐,偶尔伸出舌头舔龟头,一只手还一边抚弄着那男人的两个卵蛋,老妈慢慢的舔下去,用舌头故意的挑逗男人的肛门,舔得那个男人呻吟不止,看他一抬头,我才看见,原来他就是老爸的朋友,我叫他刘叔叔,现在是房管局的局长,我都忘记了,老妈什么时候和他相好,我居然没一丝察觉,难怪老妈经常说他人不错,会照顾人。奶奶的,把自己大哥老婆照顾床上去了。。。。。。

  此刻,偷窥老妈和别人偷情的快感和刺激已经充斥我的大脑,老妈的出轨和对爸爸的背叛暂时无暇让我无法顾及,我的阴茎已经涨
得无法控制,我下意识的握住自己亢奋的肉棒,嘴唇干巴巴的。。。。。。

  床上的刘叔被我妈舔的无法控制,他握住我妈的两个丰满的大奶子,使劲的揉捏,屁股更是往我妈嘴里使劲的顶。我妈嘴里发出:额额。。额。。额。。。的叫声。我猜我妈是被顶的叫:慢点慢点。。。的发音。

  我妈的大腿分得更开,我看到我妈阴毛下肥美的阴唇,生出我的迷人的淫逼,那个不知道被我爸或者什么男人操过多少次的骚逼,居然就在我的眼前!我的大脑有点晕。。。。。。

  这时候他突然把阴茎从我妈嘴里抽出来:“嫂子,爽死我了,差点射了。”“你个小死尸(我们这的方言,亲近的人才那么说)差点憋死我,呼。。呼。。”我妈喘着粗气说。

  “嫂子,我的大吧?大哥多久没操你了。 ”

  “快半年了,老夫老妻没那么多劲了,从上回你来操我后就没有过。还是你年轻,这么大,小蕊可享福了吧,”

  我想起来,刘叔的老婆叫赵蕊,我妈的同事,四十多的一个女人,长得五大三粗的,教体育的。

  “呵呵,她?从她被我哥操了后,骚得不得了了,还不知道和谁旅游去了呢,说是出去学习,我也没问”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