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在网吧为游戏男孩足交
老婆在网吧为游戏男孩足交
  首先,我想请问一下各位,你真的了解你的老婆或着女朋友吗?如果你的女人是一个天生的荡妇,你该怎么办?你也许会说:那还想什么?直接分手离婚呗。

  但如果你的女人不仅淫荡,而且还非常有手段,这时你又该如何是好?

  以下的故事我真不知该如何向大家诉说,因为实在难以开口,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但总是憋在我心里也不是个事,所以只好编成故事来已泄我心中的惆怅。

  我的老婆叫郭俊萍,今年28岁,身高 168,她皮肤不但白皙柔嫩,而且身材相当极品,圆润的奶子,高翘的屁股,双腿修长无比,尤其是那两只精致娇嫩的小脚丫,更是长得玲珑剔透,秀色可餐。老婆的相貌也是美艳动人,在大多数男人的眼里,老婆绝对称得上是一个难得的尤物。

  我不知道老婆为什么选择了我?但自从跟她相识的那天起,我就被老婆那傲人的身材所迷倒,本以为这么迷人的女子会非常难追,可没想到跟老婆接触了几次后,她便成了我的女朋友。

  我跟老婆大概是一年多以前认识的,在那之前我对老婆的身世一无所知,她身边几乎没有朋友,她的亲人也都在外地。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听到了一些关于她的流言蜚语。

  有些人说我老婆曾经出了名的『公共厕所』,跟很多男人上过床,甚至还听说她在3年前被某个富商的儿子包养过,做出就多不堪入目的淫贱事情,甚至还当过富二代的『精液马桶』。

  但是以上的这些传闻都被老婆一口否认了,老婆说那都是一些讨厌她的人故意栽赃陷害的,为的就是不让她与我结婚。可尽管我那时也不太相信这些无聊的传言,但是我也知道无风不起浪道理。

  在第一次与老婆做爱之后,我就发现她早已经不是处女了,而以后的几次性爱中,我又意外的发现老婆的阴唇又黑又皱,虽然她的阴道依然紧实,但受一点刺激便会淫水直流,这让我不得不顾忌到之前那些关于老婆的谣言。

  不过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实诚的,也没有什么处女情结,我不能凭老婆那『黑木耳』就断定老婆是一个放荡的淫女,就算她之前有几个男朋友,但只要以后跟我好好过日子就行,而且当今社会想找一个处女当老婆也实在太难了。

  那时的老婆对我非常好,又是为我做饭,又是为我洗衣服,我病了,她还一直在身边照顾我,这一切都让我很感动。渐渐的我便忘记了那些流言蜚语,开始与她慢慢坠入了真正的爱河,没过多久我俩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都说娶一个漂亮的女人是不能过好日子的,这话还真就完全应验在了我的身上。

  自从我俩结婚以来,我发现老婆的性格开始慢慢起了变化。她饭也不做了,衣服也不洗了,屋子也是不收拾了,而且还经常发小脾气,整天就知道花钱买东西,家里面堆满了各种名牌包包与高跟鞋,光名贵手饰就给她买了无数,手机就更不用说了,什么三星、iPhone那是代代换,虽然我的家境还算不错,但也经不住她这么折腾。

  为了这些琐事,我也曾好言对她相劝,可每次老婆却又哭又闹的怪我不肯为她付出,无奈的我只好退避三舍,可最终换来的却是一个更加无奈的绝望……一切要从今年六月中旬说起,那时候的我刚好经历了一次意外的出轨。是的,我是出轨了,不管你们信不信,但那真的是一次意外,关于这件事我就不说了,还是说说我的老婆吧。

  其实男人偷吃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吃后要把嘴巴擦干净,这个简单的道理我想谁都明白,可真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玩女人??」「……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哪个贱女人吸的!!??」夏季的高温也媲美不了女人的怒火。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就见老婆将家里的电视机砸了个粉粉碎!此时老婆已经气的浑身发抖,颤抖着身上那件粉色的丝质透明睡群,用一双愤怒而仇视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我。

  此时心中有鬼的我只好上前对老婆做以解释,紧张之余竟说出了一句让我后悔半生的话。

  「老婆你别生气,我、我、我错了,下回再也不敢了。」请大家记住,当男人对女人说出这句话时,那就表明彻底完蛋了。这也难怪,谁让我吃完不擦干净呢?可此时老婆却得理不饶人,她哭着对我又打又踹,嘴里嘶吼的旋律更是震耳欲聋。

  「离婚!离婚!!我要跟你离婚!!呜呜呜……」「老婆,老婆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呜呜呜!!我不听!我什么都不听!我要离婚!我要跟你离婚!!」我第一见老婆这么歇斯底里,也生平第一次见女人这么激动,当时我真的吓坏了,不知道老婆居然会有这么狂怒的一面,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安慰此时的老婆,只得对她苦苦相求。

  「老婆,我的好老婆,算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能原谅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呜呜呜……没什么好原谅的!咱俩完了!离婚!没商量!!」「……老婆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哼!你们这些臭男人我还不了解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婚我是离定了!呜呜呜……」见好心的劝解并没有得到老婆原谅,此时为难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为了稳住老婆激动的心情,我竟自作聪明的对老婆说道。

  「老婆,你别这样,要真离婚了,吃亏的是你……」本以为这句话会敲山震虎,可没想到哭泣的老婆却说了一句让我十分意外的话 .

  「哼,咱们现在又没孩子,离婚后我还能分到你一半的财产,大不了我出去后再找个男人过,我还不信了!就凭我的姿色会没人要!?」老婆这句话说的我是浑身一颤!我此刻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女人的可怕,同时也不敢再对老婆说些什么,只得缩在一个角落里,无奈的等耐着老婆的发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此时老婆坐在沙发上,从悲痛的哭泣声转而变成了轻微抽泣声。我见老婆现在的情绪渐渐平缓,便轻轻走到她的面前,然后卖着笑脸,低头小声对她说道。

  「呵呵…老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改天我再给你买个好看的包包好不好?」「……原谅你也行,你现在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原谅你。」「……老婆你这玩的也太狠了吧?男儿膝下有黄金啊。」「你跪不跪??」为了家庭和睦,给自己老婆磕几个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可之后的事情却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好好……我、我跪我跪……」

  当我满脸赔笑的将双膝跪在老婆的面前时,我又突然迟疑了起来,心想自己长着么大连我爸妈都没跪过,怎么今天会给这个女人下跪?

  「想什么呢?磕头啊!!」

  「……」

  我抬头迟疑的看着老婆,见老婆此时双臂交错的靠在沙发上,跷着她那两条又白又嫩的大长腿,正一脸不满的瞪着我。

  「你不想磕是吧?不想磕就离婚!」

  「别别别……我磕我磕,老婆你别生气,我磕就是了……」此刻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一股强烈的屈辱感直窜进我的心头。可当我卑微的将三个响头磕完后,坐在沙发上的老婆竟依然没有丝毫的满意。

  「谁让你站起来的?」

  「啊??那、那你还想干嘛?」

  「你现在扇自己的耳光,说自己是个大色狼,大傻逼!扇!扇到我满意为止!」「……」老婆这句话算是将我的底线给突破了,尽管我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但也不至于这么羞辱我啊?

  「你扇不扇??」

  「呵呵……老婆,你就饶了我吧,我都给你磕头了,你看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你他妈到底扇不扇!?????」

  「好好好!!我扇!我扇还不行吗?」

  唉……也罢!想当年韩信受胯下之辱时,不是也照样过来了嘛?小不忍则乱大谋,反正在自己家里,也没人知道,扇自己耳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哎??老婆……你、你这是干什么??」

  正当我还在安慰自己的时候,就见老婆此刻忽然将手机拿出,然后对着正在下跪的我拍摄了起来。

  「我把你这傻逼样子拍下来,我看你还敢不敢再去玩女人!!」「你这也太……」「闭嘴!扇自己耳光,扇啊!!」

  中国有句话说得好,叫家有蛮妻男人千万不能做横事!忍无可忍,你就从头再忍。见老婆此时又开始歇斯底里,我只能硬忍着心中的闷气,颤抖的将自己的手掌抬起,然后卑贱的甩在了自己的脸上。

  『啪……』

  「太轻。」

  『啪!』

  「太轻了!」

  『……啪!!!』

  「哼哼…看镜头,说自己是个下贱的色狼,说!!」「我、我是色狼。」「我让你看镜头说!!」

  「……我是色狼。」

  「说自己是个大傻逼!!!」

  「……我、我是傻……」

  「谁让你停下来的?扇!继续扇自己耳光!边扇边说!!」忍无可忍了!我真的忍无可忍了!!尽管现在屋内没有外人,但身为一个男人,让老婆这样百般羞辱,就算我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此时我虽然还跪在老婆的面前,但之前脸上那伪装的笑容却完全被心中的怒火所吞没,然而之后的事情,更是让我心中的怒火爆发了出来。

  「给我舔脚。」

  「……什么??」

  「我让你舔我的脚!!」

  此时我突然见靠坐在沙发的老婆,将那她身上那粉色透丝睡裙撩起,然后抬起一条大长腿,将一只白嫩肉足伸到了我的面前。

  「……」

  我万没想到老婆会做出这种反常的举动!?我堂堂七尺男儿已经跪在了她的面前,又是骂自己,又是打自己,已经够作践自己的了,没想到最后她还让我舔她的脚??

  而且还用手机拍摄着,这以后万一真让谁看见了,我还怎么见人??

  「你舔不舔??」

  「……」

  「你不舔是吧?好!」

  突然之间!老婆将手机丢在一旁,然后收起美足,一手抓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抬起老高,对着我的脸上狠狠的抽起了耳光!

  『啪!啪!!』

  「我让你不舔!我让你不舔!!」

  「啪!啪!!啪!!!」

  这阵阵响亮的大嘴巴子就跟不要钱似得!无情的抽打在了我的脸上,此时此刻的我真的!真的!真的再也忍不住了!终于对她咆哮了起来!

  「够了!!!!!」

  我奋力双手一挥!将正在抽耳光的老婆推倒了在了沙发,然后我站起身来,喘着粗气,捂着滚烫的脸颊,愤怒的看着她。

  「……你竟敢推我!??」

  老婆显然被我这突然的举动给吓住了,她半个身子斜躺在沙发上,用惊讶的目光瞪了我半天,然后又扯着嗓子开始痛哭了起来!

  「哇呜呜呜呜!!!!我不活啦!!」

  「不活死去!!太过分了你……」

  「你!呜呜呜……啊呜呜呜呜呜!!!」

  正当我还在揉着自己那疼痛的脸颊时,就见老婆痛哭的飞奔到了阳台上,一副准备要跳楼的样子。我家住在11楼,万一老婆真失手坠落,那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哎哎哎!!老婆!!老婆老婆,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哇呜呜呜呜!!!你别拦着我!!让我跳!让我死啊!!啊呜呜呜呜呜!!!」「行了行了行了……我错了,我错了老婆,我真错了!!」是的,我错了,我真他妈的错了!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跟她结婚!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当我生拉硬扯的将老婆重新抱回房间的时候,老婆已经哭的差点背过气去。

  「呜呜呜呜!!你背着我在外面玩女人,呜呜呜……你还有理啦!??」「我……我不是都给你跪下了么。」「呜呜呜呜……才让你做那么点事情,你就翻脸打我!!呜呜呜呜……」「天地良心啊!!我哪有打你啊??我只是把你推了一下,我……」「打啦!就是打啦!!呜呜呜……」「……」

  我摸着自己那已经开始肿胀的脸颊,委屈的看着老婆这无理取闹的样子,内心顿时感到万分无奈。

  「唉……行行行……算我倒霉……」

  此时我又从新跪在了老婆的面前,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她,然后主动伸手去够她那只白嫩的肉足。

  「呜呜呜……滚开!!」

  可这时的老婆却一脚把我踢到在地,一副永不原谅的样子,继续抱头痛哭。

  「那你说……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嘛。」

  「呜呜呜呜……」

  「哎呀,你到底要怎样嘛??」

  「呜呜呜呜!!!!」

  这回我是彻底没辙了,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力,我今天算是领教了。速手无策的我,只好用了一招笨办法,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把一张隐藏在钱包暗处的银行卡递给了正在痛哭的老婆。

  「……老婆,这是我存的私房钱,我现在全部给你。」这招还是真是好用,老婆见到我手上的银行卡后,立马就不哭了,可脸上却是一副吃惊的表情。

  「……你居然!你居然!你居然还背着我藏私房钱!????」「我、我、我……」害怕的我还没将话说完,就见老婆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将我手中的银行卡夺了过去!

  「里面有多少钱?」

  「五…六千吧……」

  「……呜呜呜,你以为这点钱就可以没事啦!??呜呜呜……」本以为这招以毒攻毒可以平息老婆的怒火,可没想却是赔了钱又折了夫人。

  我见老婆一边哭着,一边将我的银行卡收进了她自己的皮包。我此时心里这个憋屈!

  又忍不住的对老婆怒道。

  「哎!我说你哭够了没?你别得寸进尺了!」

  「干嘛!?你还想再打我!??你打!你打呀!呜呜呜……」「……那你到底要怎样嘛??」「呜呜呜……我就是心里不平衡!」

  我的天呐!咱俩到底谁心里不平衡啊??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看客厅墙上的钟表,发现已经过了午夜12点,这无休无止的争吵看来是要闹个通宵了。

  「老婆,我真求求你了,你说你要怎样才能心里平衡??」「那你说,那个贱女人是谁!?」「……哎呀老婆,你就别问了,我以后再也不跟她联系了。」「不行!你告诉我她是谁??她是干什么的??」「她……」此时我真的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我不能将对方的姓名告诉老婆,因为那个女人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我怕老婆会找她的麻烦,更怕这事会越闹越大,所以便之好含含糊糊的给老婆说了一些对方的信息。

  「她、她姓杨,是某所中学的校长……」

  「哈,哈哈……好啊你!你玩的还挺大的!?都玩起女校长了!!」「老婆你听我说,那真是一次意外,我们单位跟她们学校谈合作,酒桌上不知怎么就喝多了,我、我……」「行了你不用说了!你可以在外面玩女人,那我也去外面找男人!!」原本意外这只是老婆的一句玩笑话,可没想老婆此时竟愤然起身,推开家门,穿着那件吊带睡裙,踏着一双人字拖鞋,迈着两条诱人的大白腿,便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家门外。

  「哎老婆!老婆你这是干嘛啊??」

  「我不是说了嘛,我要去找男人。」

  「疯了吧你??这都几点了?」

  「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可喊了!」

  「你这……」

  深夜12点半,老婆只穿了一件暴露的丝质吊带睡裙就这么走进了电梯,为了不惊动楼内邻居们,此时我只好默不吭声的跟在老婆身后,等来到小区内,我便又一把将她抓住。

  「老婆,你就算出去也不能穿成这样啊?你这也太暴露了吧?你可连胸罩都没穿呢。」「我愿意!你管得着嘛?反正我也不打算跟你过了,不乐意你可以跟我离婚啊!」说后,老婆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小区。

  此时我心中真是又气又急,我知道老婆这是故意气我,但我又不能不管。见老婆赤裸裸的身子,就穿这那么一件吊带丝质睡裙,上身暴露着丰满而又深陷的乳沟,下身那紧绷的黑色小内裤都能透过睡群隐约看见,还有那两条引人犯罪的大白腿,踏着人字拖鞋的小脚丫,这大晚上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无奈的我也只好一路跟着老婆走进了昏暗的街道中。

  还好现在是大夏天,而且又是子夜午时,街道上除了零零散散的汽车外,基本没什么行人,可即便如此我还是非常揪心。

  「老婆,这大晚上的街上也没什么人,你还是跟我回家吧。」老婆没有理我,见不远处的街道边有一家网吧,便不假思索的走了进去。我见老婆穿成这样就走进了那家网吧,我气的肺都快炸了!可现在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只好跟老婆一起进入了这间网吧。

  进入这家网吧之后,我的心多多少少算是放了下来,因为这家网吧里的人不是太多,成排的电脑前只坐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学生们正在激烈的打着《英雄联盟》,还有些人在安静的看着电影。老婆此刻穿成这样,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只是有几个网管在不断窥视着老婆那诱人的身姿。

  此时我不敢再对老婆大声喧嚣,生怕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便小声对她说道。

  「老婆……你来这干嘛呀?咱回家好不好?」

  但老婆却像不认识我似得,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就坐在了一台电脑前,打开电脑后,她便戴上了耳机,那意思就好像让我闭嘴一样。

  「……」

  我见老婆这副冷漠的态度,只好无奈的坐在了她的旁边,打眼看了一下周围,见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便稍微心安了一些。然后我也打开了眼前的电脑,开启QQ后,便郁闷的抽着香烟,心情十分忐忑不安。

  此刻我心中一直搞不明白一件事?我不明白老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以往她虽然也爱耍个小脾气,但今天也确实太夸张了些。就算我出轨,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但她也不至于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吧?

  正当我还在苦闷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电脑桌下传来了阵阵的响动声,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坐在老婆对面一个上网的男人在晃动着他那两条毛腿,同时有听见对面传来了他的叫喊声。

  「辅助先在中路顶着!蛮王你去拆上路的塔!ADC记的插眼啊!我回家买把羊刀就来!!」从对面的语音聊天中可以得知,这是一个男孩在玩《英雄联盟》,听着男孩那欢乐而又畅快的嘶吼声,我的心中不禁发出阵阵感慨:还是学生好啊!学生无忧无虑的,不用操心生活的负担,也不用纠结婚姻的苦闷,玩玩游戏,谈谈恋爱,一切都是那么透明,那么轻松。

  「推上高地咱们就赢啦!!团战的时候辅助一定要保护好ADC啊!!蛮王你别的不用管!你……」这时不知道为什么?就听对面男孩那激烈的嗓音突然停顿了下来。我也没有太在意,只是扭头看了一下身边的老婆,发现身穿吊带睡裙的老婆,正坐在椅子上,微扭着骚臀,抬起一条白嫩大腿在电脑桌下轻轻的抽蹭着什么?

  我顺着老婆那晃动的白嫩大腿向下一看!差点没把我给气晕过去!!

  原来此时的老婆,正用她那只穿着人字拖鞋的粉嫩肉足,在电脑桌下不停挑逗着对面男孩的小腿。

  没想到老婆还真是说到做到!说出找男人就找男人!

  此时的我低头见穿着拖鞋的老婆,用她那涂满指甲油的白皙脚趾,在一点点勾引着对面的男孩,她那饱满的大脚趾先在男孩的帆布鞋上轻轻的刮蹭了几下,然后将她那夹着拖鞋的细白脚背,顺着男孩的小腿开始缓缓的上下揉搓了起来。

  男孩那两条小腿在桌下一动不动的木在了原处,我不知道男孩此时在想些什么?

  可能他被老婆这突然的勾引给吓住了,也可能他正在享受着。但不管怎么样,此时我就觉得有股强烈的醋意正在涌入我的心头,但同时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

  我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我本应该愤怒的去阻止老婆的淫荡,但眼前这淫秽的场面却让我心跳加速,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老婆勾着她那白嫩的骚足,在一点一点的剥去男孩脚上的帆布鞋。

  『啪嗒』一声,就见老婆用她那只灵活的小脚,将对面男孩脚上的帆布鞋给勾落了下来。我见男孩那只裸露的脚掌正在微微颤抖着,想必此时这名男孩的心里也是万分紧张。

  而与此同时,又见老婆将她足下的人字拖鞋也一并去掉,完全将她那只赤白的嫩足贴在了男孩那古铜色的脚背上。对面的男孩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他开始主动伸出自己的脚掌,迎合着老婆的勾引,与老婆的嫩足纠缠在了一起。

  此刻我眼前出现了淫秽的画面,四只赤裸裸的脚丫子就这么在我眼中交缠在一起,时而互相揉搓,时而互相搅拌,老婆的嫩肉足,想必对面男孩应该是玩的不亦乐乎。

  激动的我不禁抬头看了看了老婆,发现她居然双眼带魅的望着我,然后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同时我的QQ里便传来了一条消息。

  『看自己老婆的脚被别的男人玩,你是不是很兴奋啊?』老婆这条消息让我半晌无语,此刻我不敢再对身边的老婆说些什么,只好在QQ中对她回复道。

  『老婆你别闹了,咱们还是回家吧。』

  可老婆的回复却让我更加无奈。

  『急什么?我还没玩够呢。』

  之后就见老婆将桌下的两只嫩足收了回来,重新将人字拖鞋穿好,然后娇声魅语的向对面的男孩说道。

  「对面的帅哥,能给我一根烟嘛?」

  老婆这句话让我彻底目瞪口呆!我心想她到底要干什么?怎么胆子会越来越大?可我的担心根本无济于事,就见那个男孩听了老婆的话后,便缓缓从对面走了过来。

  此时我终于看清了这个男孩的真面目,这是个年龄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应该是个大学生,个子不高,瘦瘦的,上身穿着一件体恤,下身穿着一条篮球短裤,还带了一副黑框眼镜,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是一个只会玩游戏的穷吊丝。

  男孩见老婆只穿了一件暴露的吊带睡裙,裸露着迷人的乳沟与诱人的大白腿,便色迷迷的靠近了老婆,然后略显紧张的对老婆说道。

  「美女,我…我不会抽烟。」

  老婆此时斜眼瞧了一下这个男孩,见这个男孩邋里邋遢,长得一点都不帅,便略显失望的对他回道。

  「哦,那算了吧。」

  可没想到男孩却像着了魔似得,呆怵在老婆的身边,迟迟没有离开的意思。

  「……」

  「干嘛?还不走啊?」

  「那个……美、美女,你、你的脚好美啊,能不能……呵呵,能不能再让我玩玩啊?」男孩结结巴巴的话语差点没让我吐了出来,看来这小子也是色胆包天,竟公然向老婆提出这种要求,可老婆的反映却更是让我大跌眼镜。

  「哼,连烟都没有,还想玩人家的脚啊?」

  这时男孩显得非常尴尬,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羞涩的掏出几块零钱,然后着急的向左右看了看,发现我的桌上放着一包香烟,便走到了我的身边说道。

  「大哥,能借你一根烟吗?」

  「……」

  我整个人都傻了!抬头看着这个男孩,心想这笨小子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份,同时又听到一旁的老婆在『哧哧』的偷笑着,我心里那股醋意顿时翻江倒海了起来。

  「大哥,大哥?」

  「……啊??」

  「能、能借你一根烟吗?」

  「……哦哦。」

  此时此刻的我都被老婆气糊涂了,居然鬼使神差的将一根香烟递给了这个男孩。

  「谢谢大哥……」

  男孩如获至宝的将香烟拿给了老婆,主动给老婆点着香烟后,便一副祈求的样子,等待着老婆的赏赐。

  老婆妩媚的吸了一口烟,将弥漫的香烟从诱人的双唇中吐出,然后用娇柔的语气对男孩笑道。

  「呵呵,你这么想玩人家的脚啊?」

  「嗯嗯!」

  「可刚才你把人家的脚都弄脏了。」

  「那……那怎么办?」

  「那就帮人家舔干净喽。」

  男孩一听,便什么话也没说的坐回了对面。

  此时我心中暗自好笑,看来老婆这舔脚的癖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这也难怪,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你让一个大学生给你舔脚,这岂不是在羞辱人家?

  可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过于天真了,就见那个男孩此时已经将身子钻进了电脑桌下,跪在地上,兴奋的哆嗦着身子,颤抖的伸出双手,将老婆那只又白又嫩的小肉脚,小心翼翼的捧在了自己手中。

  我瞪大双眼,低头吃惊的看着那个男孩贪婪的嘴脸,心想老婆的这双小脚居然有这么大的诱惑力?竟可以让一个陌生的男孩甘愿在网吧里为她跪舔?

  此时男孩开始把玩起老婆的嫩脚,从柔嫩的脚跟,一直摸到饱满的大脚趾,之后又将老婆小脚抬到了他的眼前,用他那饥渴的目光死死盯着每根脚趾,贪婪的嗅着,手指来回摸着老婆的脚趾,然后用嘴巴轻轻的亲吻着每根脚趾,甚至还用舌头舔弄老婆脚面上那根人字拖鞋的鞋带。

  而此刻的老婆却没有半点的羞耻之心,她靠坐在椅子上,抽着香烟,翘抬着一条美艳的大腿,任凭桌下男孩肆意侵犯着自己的小脚。

  『看见了吗老公?你不愿意舔,可有的是人愿意舔。』QQ中又传来了老婆的信息,我不知道老婆这是在报复我?还是在挑逗我?

  只觉得自己胯下的肉棒开始渐渐发硬,心中又突然回想起了曾经的那些谣言:

  「公共厕所』『精液马桶』,莫非老婆真的像传言中那样,是一个十足的荡妇!?

  现在的我早已被老婆那淫秽下贱的举动惊得灰飞烟灭,我偷偷看着桌下男孩那陶醉模样,心想女人的脚丫子能有那么好吃?

  可接下来,桌下男孩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他的动作也越来越夸张,见老婆的嫩足如此好玩,竟性奋的将自己的短裤拉了下来,掏出他那根又臭又硬的肉棒,对着老婆的白嫩小脚搓弄了起来。

  老婆在男孩肉棒的挑逗下,身体明显起来变化,我见她呼吸开始有些急促,脸颊开始变的红润,就连短裙下的屁股也开始扭蹭着座椅,便知道老婆现在已经开始发骚了。

  此时我激动的鼻血都快喷了出来,我的老婆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跟一个陌生男孩足交!??这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而桌下的男孩显然比我更加性奋,此时他一手拿着老婆的嫩足,一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将大龟头狠狠的顶着老婆的脚心,顶的老婆一阵春心荡漾,按耐不住的身体终于连同身下的屁股,在椅子上骚扭了起来。

  男孩顶钻了一阵后,又不满足的将老婆的人字拖鞋从新给老婆穿上,把自己的肉棒插进老婆的拖鞋和柔嫩的脚底板之间,一边来回的抽动着,一边又把我老婆的另一只脚拿在嘴边,疯狂的舔吃了起来!

  「唔…唔啊……」

  此刻老婆终于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吓得我赶紧向网吧四周看了看,同时示意她小声一点。

  「啊…唔…唔……」

  可正在发浪中的老婆哪管的了那么多?她的浪叫声渐渐开始放大,根本不顾及我这个老公的感受。

  此时我紧张的心脏都快爆炸了!我一边听着老婆的浪叫声,一边不时的看着四周,忽然发现有几个躲在暗处的网管,正一脸淫笑的向老婆这边窥望。

  我感觉我现在整个人都绿了,我不知道那几个网管知不知道我就是她的老公,只觉得自己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动,而我胯下的肉棒也越来越硬挺了起来!

  此时的我不敢再回头看那些网管,也不敢抬头去看正在发浪的老婆,我只能卑微的低着脑袋,眼巴巴的看着老婆给人足交的样子。

  最终,就见桌下的男孩浑身一抖,将一滩浓浓的精液射在了老婆那双穿着拖鞋的白嫩肉足上。射完之后,男孩便整个人瘫爬在了地板上,恋恋不舍的把玩着老婆的另一只嫩足。

  此时还在发骚中的老婆,见男孩这么快就射了,便穿着她那沾满精液的人字拖鞋,狠狠的踩了一下男孩的睾丸,紧接着一声惨叫便从桌下传了出来。

  「哎哟!!」

  我见那男孩疼的立马将老婆的小脚松开,捂着自己的跨裆,痛苦的在电脑桌下缩成了一团。而老婆却藐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极为不屑的说道。

  「哼!没用的东西。」

  我第一次见老婆如此狰狞,我现在都怀疑这个女人还是不是我的妻子?

  「切,真没意思,老公我有些困了,咱们回家睡觉吧……」此时老婆站起身来,从我桌上拿起一根香烟后,便踩着她脚下沾满新鲜精液的凉拖鞋,迈着两条诱人的大腿,走出了我的视线。

  而此刻的我却依然呆坐在电脑前,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思绪有些混乱,直到听见桌下男孩那阵阵痛苦的呻吟声与老婆座位上那一滩明显的淫水时,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老公!!你回不回家啊??」

  远处传来了老婆的声音,我回头观望,见身穿吊带睡裙的老婆站在网吧门口,而与此同时也引起网吧内不少人的注意。那些正在玩游戏的男人,见了眼前站立着一个如此丰满骚艳的少妇,顿时便交头接耳了起来。

  「哦!来了来了……」

  此时尴尬的我,巴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见老婆那副不知羞耻的样子,我迅速拉着她便冲出了这个网吧。

  回家的路上,我一句话也没吭,此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情?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婆,心情沉重,大脑迷茫,但我的眼睛却时不时的偷窥着老婆那双沾满精液的人字拖鞋。

  「怎么了老公?生气啦??」

  此时老婆见我有些闷闷不乐,便搂着我的臂膀,歪头看着一脸沮丧的我。

  「没有,这回咱俩算是扯平了……」

  我没有好气的将老婆手腕推开,然后默不吭声的继续走着。可老婆却又将我搂住,小脑袋贴在我的肩头,对我撒娇了起来。

  「哈哈,这就算扯平啦?我还没被他操呢。」

  「你……」

  「嘿嘿…老公,你刚才是不是很想看我被那个男孩操啊?」「不是……」「真的嘛?那你为什么在一直偷窥我脚上的精液啊?」「……」老婆的这句话让我哑口无言,尽管虚伪的道德在束缚着我的良知,但现实的欲望却做出了诚实的反映。此时我又回想起刚才网吧里发生的那一幕,顿时我的肉棒便又硬挺了起来!

  我下身这微妙的变化,竟没有瞒住老婆的眼睛,她一把攥住了我的裤裆,用惊讶而又嘲讽的态度对我笑了起来。

  「哇!呵呵,老公,你的鸡巴怎么变硬了啊?」「哎呀你…你这是干嘛呀??」「唔…老公…你可真是个好色的贱男人,居然想让自己老婆被别人操?唔…嗯……是不是嘛?」老婆一边揉搓着我的裤裆,一边痴声对着我的耳边我娇喘了起来。

  「老、老婆……你想干嘛??」

  「唔…老公~ 我想吃了你……」

  此时老婆开始不自觉的在我身上骚扭了起来,将柔软丰满的乳房贴在了我的胸前。本来我就欲火难耐,哪经得住老婆这诱人的挑逗?可我俩现在是在街道上,虽然深更半夜周围又没什么人,但我心里还有些不安。

  「老婆,咱先回家好不好?这里……不方面啊。」「嗯~ 不嘛……人家就要在外面做……」说后,老婆竟将我抱住,然后扭动着娇躯,开始接我的裤带。

  「别别别!咱回家做,这真的不行。」

  我见马路对面有几个零散的行人,便赶紧拉着饥渴的老婆飞奔了回去,老婆被我一路拉着小跑,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她那欢快而又得意的笑声,仿佛将之前的不愉快都一扫而光。

  回到家后,我俩又热又累,老婆刚进家门,便将她身上那件粉色吊带睡裙完全脱掉,赤裸着白花花的肉体,只穿了一件迷人的黑色蕾丝小内裤,摇晃着圆润的屁股,走到冰箱门前,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便喝了起来。

  此刻我的欲火已经达到了顶点!我不顾一切的将老婆从后面抱住,抓着她胸前那对儿丰满挺拔的美乳,对着老婆那幽香的脖颈疯狂的吮吸了起来。

  而这时的老婆却意外的将我一把推开,然后拿着啤酒坐在沙发上,翘着两条白嫩的大长腿,将那只沾满精液的嫩足抬到了我的面前。

  「呵呵!想操我啊?先把我脚上的精液舔干净再说吧……」。

  【完】